长篇小说《漕运三部曲》:为浩荡古运河立传-中新网

  著名批评家、作家解玺璋,著名作家、《漕运三部曲》作者王梓夫,以及青年作家、诗人侯磊,围绕《漕运三部曲》,深入讨论了历史小说的创作点以及古老运河的传奇故事。

《漕运三部曲》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供图

  《漕运古镇》围绕主人公冯含真大起大落的人生命运展开,呈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漕运古镇张家湾。如果说《漕运码头》写的是横断面,《漕运古镇》写的便是纵断面,吉本芭娜娜早期名作《月光阴影》将拍电影,小松菜奈主演,写一个人物的生命轨迹,将经典人物和历史传奇完美融合,堪称一部大惊大险、大悲大合的运河子弟人生传奇。

  王梓夫是土生土长的通州运河人,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。供职于北京人民艺术剧院,国家一级编剧,原创作室主任。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北京作家协会理事,大运河文化研究会会长,北京通州区文联名誉主席。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《异母兄弟》《梨花渡》《漕运码头》《漕运古镇》《漕运船帮》;中短篇小说集《昨夜西风》《蜜月日记》《格外》《王梓夫小说选》《男人气象》《报告政府》;散文集《往事门前》《感悟生命》《通州赋》《漫长漫长的冬天》《走不出的江湖》《挽不住的乡愁》及影视剧作品多部。作品曾获多种奖项。

  2021年,《漕运三部曲》的最后一部??《漕运船帮》正式推出。本书以清雍正、乾隆朝为背景。雍正皇帝厉行改革,欲畅通粮运之道,出皇榜招民间兴办水路粮运。杭州三位异姓好友翁岩、钱坚、潘清揭皇榜受此任,结为兄弟,创立安清帮。安清帮徒众皆以运漕为业,又称粮船帮。大江南北,入帮者颇众,是清初以来流行最广、影响最深远的民间秘密结社之一,亦是青帮的前世。漕运船帮与门下弟子共同订立家规法则,劝戒帮众修德论道,强调师带徒的体制,帮中大小以字辈论之,将一帮市井船夫治理得有条有序,良才辈出,大力推动了漕运事业的发展与兴盛。

【编辑:房家梁】

  完成《漕运三部曲》是王梓夫一直以来的愿望,他当日感叹称,“我对得起大运河了!”(完)

  谈及创作缘起,王梓夫坦言与自己的成长环境和经历有关,王梓夫出生在运河边上,在动笔创作最新一部的《漕运船帮》之前,他为自己设定了严格的写作标准。有段时间在“瓷都”景德镇体验生活,他感受到,“瓷器的绘制和烧制,与小说创作有诸多的异曲同工之妙。看的是手艺,耗的是心力功夫,拼的是工匠精神。历史小说同样需要巧思,设置出精彩独特、悬疑跌宕、令人不忍释手的故事情节;结构出尽可能大而自然的文化承载量,这是人物命运的根脉,香港龙坛分析网,也是人物性格的重要基石和原材料;锤炼出一套属于自己的语言风格,既有助于行文叙事,让读者获得阅读快感,又能反映出作者的性格气质。”

  中新网北京5月17日电 (记者 高凯)由北京出版集团、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、东城区第一图书馆联合主办的著名作家王梓夫长篇小说《漕运三部曲》新书发布会日前在东城区第一图书馆举办。

  侯磊对小说的结构非常关注,“王梓夫老师在《漕运三部曲》里建构了一个与运河相关的整个清代从朝廷到民间的世界,四肖三期必开一期香港,而运河和漕运是这里面的一个视角或者说一个线索,是一根线把这些串联起来,所以我对这三卷本的架构非常佩服。”他还表示,作者王梓夫不仅擅长传统叙事的故事技法,而且尊重历史,尊重人物,其作品里的人物始终没有脱离那个时代,始终在历史的氛围中,“《漕运三部曲》让我们重归对历史小说的向往和坚信,虽然里面的底层人物很多是塑造的,但是大人物都是不虚的,是可考的。”

  《漕运码头》是中国第一部描写漕运文化的长篇巨制,讲述了爱新觉罗?铁麟临危受命大刀阔斧革除“漕弊”的传奇故事。本书荣获第二届姚雪垠长篇历史小说奖,这也是第二届姚雪垠长篇历史小说奖评委会全票通过的一部作品。授奖词说,“《漕运码头》描写了大运河两岸的民情风俗,融悬念、传奇性为一体,具有全新的民间视角。”

  王梓夫深谙运河的各种历史掌故,为了寻找创作的原型和素材,他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深入挖掘搜集整理运河史料,沿着京杭大运河做过多次实地考察。最终确立将集运河码头文化和帮会文化之大成之??民族精神、江湖义气作为自己“漕运系”小说的精神魂魄,用二十年时间陆续推出了三部长篇小说??《漕运三部曲》(《漕运码头》《漕运古镇》《漕运船帮》)以宏大的历史视野,再现了清朝中叶中国的漕运盛况、漕船建制、运输典章及京杭大运河两岸的风俗民情、世道人心。

  《漕运船帮》是《漕运三部曲》中占有史料最丰富、最精确的一部,宏伟再现了三百年前的码头文化与运河众生相。作者在运河典章与民间典故的历史缝隙中,乳房瘙痒异常 小心是大病前兆_39健康网_女性,书写了一部筚路蓝缕波澜壮阔的漕运船帮创业史。

  “作者肚子里的东西太多了”,解玺璋读后惊叹,从《漕运码头》到《漕运古镇》,再到《漕运船帮》,可以看得出王梓夫越写越好,小说内容上更广阔,也更深厚了。“我觉得这几部小说显示出来的雄厚的文化积淀特别让人敬佩。其实一个作家,方方面面都要写到,包括一些具体的生活场景,但是能够把中国的思想史渗透到小说里面,而且写得活灵活现,至少在我自己看的书里面还很少,王梓夫在这方面的造诣非常高,这套书值得大力推广。”解玺璋说。

  解玺璋认为,一个小说家处理历史的方式和一个历史学家应该不一样。“当我们读一本历史小说的时候,我们期待它带有传奇性,小说就承担这样一个任务,它要把奇特的东西、神奇的东西传播出去。《漕运三部曲》里有很多神奇的东西,有传奇的故事才吸引人,在这一点上,王梓夫特别大胆,《漕运三部曲》充分表现了东方神秘主义的文化在日常生活中的渗透,这是小说最突出的点,也是给我印象最深的地方。”